欢迎访问黑龙江省抚远市政府网站!
热词:
黑瞎子岛 东极 黑龙江 乌苏里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服务中心 - 旅游服务 - 民间传说
白四爷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5-07-09      浏览次数:

在抚远县城以东十公里处的城子山脚下,有一座头枕绿岭、脚踏碧波、雕梁画栋、白碧瓦、规模不大但气势恢弘的庙宇。每当有船沿黑龙江途经此处,必鸣笛三声,以示敬意。有人要问了,这里面供奉的究竟是何方神圣,竟享有如此礼遇?这位神仙就是在当地郝郝有名的“白四爷”。关于他的来历,当地流传着好多美丽的传说,在下暂且采撷其中之一,娓娓道来,以飨读者。

相传东海龙王有四个儿子,大儿子赤龙为人敦厚善良,办事稳重,深得龙王器重;二儿子黄龙聪明伶俐,天生一副伶牙俐齿,能言善道,讨人喜欢;三儿子黑龙生就一副侠肝义胆,嫉恶如仇,专爱打抱不平,在东海一带声誉极高;颇让龙王感到伤脑筋的是四儿子白龙,因排行最小,上有父王母后宠着惯着,前有三个兄长护着挡着,因而自幼蛮任性,天天生着法子惹是生非,胡作非为,却又无人敢管,人称“小霸王。”

这一年,正逢插秧谷时节,整整两个月零十九天滴雨未下,天下大旱。龙刑事责任命四个儿子分赴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视察旱情,借机施术降雨,搭救众生。临行前老龙王不放心小儿子白龙,便命黑龙和白龙同行,一道前往东北降雨抗旱。这里我们暂且不提赤龙和黄龙,单说这黑龙和白龙一路上触目所及,均可见大地龟裂,寸草不生,遍野哀鸿的大旱景象,情急之下,便急急施开了法术,只吞吐三下,便把那长江、洞庭之水尽数运了过来。但见一下,大地闭紧了嘴巴;两下,漫山遍野泛起青绿色;三下,油绿的禾苗便迎风跳起了舞蹈。黑龙、白龙所到期之处,旱情大减,人们无不敲锣打鼓,焚香上供,跪地拜谢。二龙自是风光不已。忽一日,黑龙和白龙所过之处,只见这里水草丰茂,鹤翔云天,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庄稼郁绿葱茏,果树花繁实累,不见一丝一毫大旱的迹象.黑龙深知此地物华天宝,独承恩泽,必是不平凡去处,正待在此歇一歇脚,好好浏览一番,不料想这白龙一路上呼风唤雨,好不得意,此刻又正在兴头上,哪管它旱是不旱,张开血盆大口便吞吐起来,只见一下,暴雨倾盆,河流漫溢;两下,洪水肆虐,田地皆淹;三下,山洪暴发,房倒屋塌.转眼间,一个美丽富庶的鱼米之乡便成了一片汪洋的水乡泽国.黑龙大怒,情知苦劝无用,上前一口咬住白龙的龙须,令他不得再张口吞吐,白龙负痛,索性与黑龙大战起来。这一仗,直打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咆哮的江水高出河床三尺悬而不落,两条巨龙在浊浪激流中时隐时现,眼见江水渐渐变红,仍不见胜负。这时,遭此突来灾祸的当地百姓已看出端倪,纷纷前来助战。只见黑龙跃出水面,老百姓忙不地把抢救出来的馒头、果子扔给他,希望黑龙吃饱了好有力气打败白龙;白龙浮出水面,老百姓手中的石头木棍便招呼到他头上,砸得白龙惨叫。此番战持续了七天七夜,最终黑龙得胜。但因遍体伤,跌落在江水中奄奄一息,人们含泪抢救黑龙,并将这条血染的河流称之为黑龙江,以纪念黑龙的壮举;白龙自知惹下大祸,不可饶恕,又恐天帝惩罚,便趁机回老家——东海龙宫蜇伏起来,养伤蓄势,期待有朝一日再找黑龙一决高下。

孰料,七天七夜的恶斗,血腥气直冲云霄,惊动了玉皇大帝,待查得乃白龙在人间胡作非为之后果后,不禁龙颜大怒,火速派了九九八十一名天兵天将前往东海龙宫将白龙捉拿了去。在东海龙王的苦苦哀求之下,玉皇大帝免其一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命天兵天降将其剥龙鳞,抽龙筋,拔龙须,斩龙脚足,化为蛇身,贬到深受其害的伊力嘎(又名绥远洲,现今的抚远县)的城子山头,命其隐身与此,戴罪立功,如功德圆满,自可赎回龙身。

经历了此番磨难,白龙自是悔不当初,再看看由于自己的一时任性胡闹,致使原本富庶安定的伊力嘎一带河道纵横,水患频频,满目疮痍,决心在此潜心修炼,将功补过,救苦救难。

天上一日景,地上已千年,倏忽间,已是清末民初。

说这绥远洲地处黑龙江与乌苏里江汇合处,距京都足有六千多里之遥.别看这里人烟稀少,天气冷,百里不见村,十里不见人,却凭着先天水阔土肥的优势,成了大烟土和大麻哈鱼的主产地。每到大烟收获或大麻哈鱼汛期,来来往往的商贾云集于此,小镇便空前繁华热闹起来.从哈尔滨坐船经绥远到饶河虎林去,必经一处险滩,宽阔的满面突然被一山头拦腰住,只三分之一江道任由脱缰野马似的滔滔江水倾泻而下,满面在此突然形成了上下一米左右的落差。船只经过这里十有七、八就会遇险情。轻者吓得魂飞魄散,重者无存,人称此处“鬼见愁”。为减少事故的发生,当地人只好沿着南岸陡峭的石砬子,拴上三道缆绳,过往船只需拉纤般着绳索,方能一步步挪出“鬼见愁”。要是火轮,可就忙坏了伙计,边要使出吃奶的劲绳子,一边要拼了命地往锅炉里添拌子,有心计的往往都要带上两袋黄豆,掯劲的时候扔上一袋,油门一下子就上来了,就能往上流顶一气。便这样,秋船沉船事故也时有发生。

民国十五年,也就是一九六二年夏天,虎林县资本家有一条“兴林号”商船途经抚远,这条船前后有三十几米长,前面是一个大餐厅,饭后就用来做娱乐场所,此刻这里正聚集四五十人,吹拉谈唱,喝酒打牌,兴致正浓。突然西南方向刮起一阵狂风,只见江岸上飞沙日,乱草遮天,狂风像巨大的妖魔,起滔天巨浪,猛烈地摔向船帮。大船被刮得左右摇晃,固定在南岸石砬子上的三条缆绳被大船挣得噌噌作响。有经验的掌船人都明白,这种情形若不迅速砍断缆绳,大船很可能被刮翻,往岸边靠边已不可能。船主王二虎当命令船工用大斧砍断了三条缆绳。大船像一片枯叶,随着浪锋一起一伏,漂向东北方向。眼看就要沉没了,王二虎见此情景,已吓得胆战心惊,腿肚子抽筋,暗想:这下子可要去见阎王了。正在满船人无不吓得大哭小叫,哭爹喊娘之际,忽觉大船稳稳上升数米,离开江面,似在腾云驾雾一般,而天空中影影绰绰出现一白胡子老头,手执拂尘含笑伫立在尘雾中,只见他轻甩数下拂尘,霎时间风平浪静,日丽天晴,大船已在不知不觉中向前驶出数千米,再看那白胡子老头,早已无影无踪。王二虎及船上众人惊讶不已,知是遇是了神仙搭救,黑压压地跌倒一片,忙不迭地磕头谢。

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周围百姓都知道了白胡子老头施仙术救人的故事。此后这一带又发生数起险情,总能够化险为夷。因此关于白胡子老头的身家来历也越传越神。据小河子的百姓说,每到阴天下雨的时候,城子山头经常出现一条大蛇,像水缸般粗细,尾巴绕在城子山头的树上,脑袋伸到江中急流里喝水。见过的人均道是蛇仙乘雾显圣。此种说法越传越远,人们便信以为真。

就在这年冬天,城里忠堂有个叫吕老七的帮座,去小河子办事,身背一个背枷子和一张豹子皮,带着干粮,走到石头卧子的对个江道上,不小心掉进了清沟里,因清沟水流急,他在水里边扑腾边快速地被冲往下游。冬天的江水寒冷刺,棉裤棉袄被水浸得越来越沉,眼看就要沉没了,忽然他觉得有一只大手托着他往下游去,一直把他托到岸边。脚一触地,原本迷迷糊糊的吕老七,猛一激灵:这莫不是遇到了人们传说的蛇仙了吧!此念一动,他未及睁开双眼,便一把扯住托举自己的大手,翻身便,嘴里念叨着:“敢问神仙尊姓大名,弟子承蒙您的大恩大德,逢化吉,死里逃生,弟子将永远供奉您的神位。”说了一气才敢睁开眼看,但见眼前一位慈眉善目,仙风道的白胡子老头正笑吟吟地捋着胡子看着自己。“我不是什么神仙,我姓白,在家排行老四,家就住在城子山头,因自小在江边长大,因而练就了一身好水性。有人落难、出手相救本在人之常理之中。”白胡子老头说罢便欲转身离去。吕老七不信,扯手不放,非要跟着白四到他家去看看。白四无奈,只好领他来到城子山脚下,果然见一座气派的青石房立在悬崖峭壁之下。走进去,但见室内烛光闪烁,烟雾缭绕,香四溢,富丽堂皇。白四端上两壶好酒,说是为吕老七驱。酒过三巡,二人相谈甚欢。这吕老七真名不详,在伯力城给帝俄病院当过杂工。民国十年带着妻女来到绥远,一半是买卖人,一半当忠善堂的帮座。因常年走南闯北,见闻甚多,加之又是从善之流,因而白四和他越聊越是投机,最后二人竟然了把子。白四年长这兄,吕老七则为弟,结拜后吕老七便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想是白天受了惊吓所致致,迷迷糊糊地竟自趴在桌上睡了过去。朦胧中所得白四对他说:你我兄弟甚是投缘,我便和你说实话吧。我本东海龙王之子,因触犯天条,被玉皇大帝于此地带罪赎身。待救得性命九千九百九十九条后,方能转化龙形。今借贤弟之口告知众乡亲,今后如遇险情,只需鸣笛三声,为兄定会前搭救。话音落处,吕老七一个激灵醒来,发现自己睡见一个潮湿的山洞里,洞壁上有一个一尺宽的裂隙,深不可测,似可通往山顶,暗忖这也许就是白四的修身之处了。

此事经吕老七传出后,人人深信不疑,开船的更是信以为真,皆尊称白四为“爷”,并自发捐款在白四爷洞前建了一座小庙。从此”白四爷”这个名字便传扬出去了。起初过往的商船只是在急流险滩处遇险情时鸣笛三声,希望得到白四爷的救助,后来,凡是从哈尔滨经绥远到饶河、虎林的商船,在白四爷庙前经过时都要鸣笛,即使不到饶河,有些船也特意到白四爷庙前去鸣笛致意。“鬼见愁”处果然从此风平浪静,再无水祸发生。

再说吕老七见此情景正遂心愿,为了让白四爷更加威名远扬,他更是各处游说,广泛宣传。人们纷纷前往,烧香磕头,上供送匾,尤其是每年的大年初一这一天,从江道上奔往白四爷庙烧香上供的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一时间,白四爷前的香火极盛,远至京城,近至饶河、虎林,无不传颂“白四爷”的功德。京城里一位师爷还专门撰写了“白四爷庙传千古,东方佛光照九洲”的楹联,不远千里送到绥远,挂在了白四爷庙的门脸儿上。

民国初期,正是兵匪祸乱横行的时候,这年冬天,在江对岸住着的一股胡匪共计九百多人过江来攻打绥远。攻打了三天三夜也未能攻进城内,撤退前,一土匪首领沮丧而又迷惑不解地和城外一个种菜老头叨咕:绥远就这么一百来人,怎么一到晚上,城墙外的战壕里脑袋一个挨一个全是人,枪声响如爆豆,防守甚是严密,我们这帮弟兄是越打心越发毛,越打越害怕,最后不得不退下来。”事后,这老头回城把此事一说,消息“哗”地就传开了,无论是商人、百姓、官兵、男女老少无不认为是白四爷显灵,指木为兵,保卫了绥远,不然绥远早就被这帮胡子洗劫了。人们纷纷到城子山小庙烧香送匾,谢白四爷保佑之恩,把洞里洞外挂得通红一片,供品满桌,香烟绕。有民间人士提议,白四爷护城有功,应该建一个规模宏大的庙宇来供奉他老人家的神位。这一提议得到了官兵和船商的响应。各行各业和各地的船商、百姓纷纷行动起来,人人出钱、户户捐款,用一年的时间共筹集资金四万多元,在西山脚下建起了一座三百多平方米的庙宇。

但见这大庙宏伟壮观,奇特别致,斗拱飞檐,雕梁画栋,朱柱绿阁,灰瓦白。再看殿内,上首正中,白四爷像身高九尺,红脸长须,二目炯炯传神,周身上下云雾绕,飘飘然然,栩栩如生。像上端一卷项、盘转翻腾的白龙活灵活现,两侧各一条吐舌瞪眼、绿鳞长须的大蛇,原来,这是依了吕老七的意思塑上去的。因为只有他知道白四爷的原身是龙,化身是蛇。他希望义兄早日功德圆满,回归真身。

大庙寺名经过各界人士的协商,题名“白云寺”。

大庙建成这一天,正是吕老七剃度出家之日。原来,吕老七受白四爷点化,决心与义兄一道行善乡里。他先后跑到富锦县大榆树白云寺和千山受了戒,回来后在白云寺做了主持,日夜与白四爷相守,自然也得了灵气,因其属兔,便常常化作一只兔子随白四爷搭救落难百姓。

这日傍晚,吕老七按排妥寺中大事小情,正待踱出正殿,回房休息,忽见昏暗的酥油灯下,白四爷雕像上方的猛龙发光,看得大惊。白四告知,自己自受之日到此,已救得九千九百九十八人的性命,只要再救得一命,即可赎回龙身了,到那时便是你我兄弟的分别之日了。吕老听闻,又是欢喜又是难过,喜的是义兄历尽磨难终于洗清余,修得正果,悲的是兄弟一场,情意甚笃,时时推心置腹,彻夜长谈,而今忽道离别,不禁百感交集。正在二人共叙结情谊之时,忽听得西山头有断断续续的呼救声,白四爷和急急化作兔形的吕老七便赶去相救。待将落水的渔家父子托至岸边,二人兴冲冲地赶回白云寺后,才发现吕老七未及藏起的肉身已被一个叫李甫的醉鬼给砸扁了。白四又气又怒,眼看义弟化不回人形,禁不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揪起李甫的脖领子急步来到西山头,手一松,尚在睡梦中的李甫便落入了涛涛的黑龙江水中。

古书有云“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不想白四潜心修炼,将功补过,就在功德圆满之际却大开杀戒,再难现回龙身了。

据当地老一辈人讲,盛极一时的西山脚下的白云寺是一夜之间凋敝的,那个叫吕老七的主持亦神秘失踪。随着岁月的流逝,城子山头的白四爷小庙香火又红火起来,人们前去求平安,仍是有求必应。有人称上山采蘑菇时,亲眼见到一碗口粗细的巨蛇正缠绕在一雪白的兔子身上,追打嬉闹,神情甚密,都说是蛇仙耐不住山间的寂寞,娶了兔精的女儿过起了恩爱生活,因而当地人在娶嫁女批八字时还有了“蛇盘兔、越过越富”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