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黑龙江省抚远市政府网站!
热词:
黑瞎子岛 东极 黑龙江 乌苏里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服务中心 - 旅游服务 - 民间传说
大马哈鱼的传说
发布日期:2015-06-29      浏览次数:

明永乐年间,乌苏里江东岸,住着十余户人家,皆为避祸而逃到此地,江岸有条绵延百里的山系,山上古树林立,松柏参差;山中百兽盘踞,相与为戏;山下溪水潺潺,花香鸟语,山根底下一条大江曲折盘旋而上,据说发祥于一个呈葫芦状的湖泊,那湖中繁衍生息着各种鱼类,及至中游更生发了后人称为“三花五罗”之类的名鱼近上百种。此江水流湍急,且清澈如许,每日浩浩荡荡,与黑龙江汇合后奔入大海,山脚下住着十余户人家,冬以狩猎为生,春秋捕鱼为业,过着世外源般的生活,天长日久,到也相安无事。

话说这十余户人家,家世虽不复杂,却也有些来头,本系明洪武年间左丞相胡惟庸之堂亲,因太祖连坐胡帷庸案避至此,十余户人家,皆从胡姓,其中一户人家有一女儿,年方二八,出落的水灵可人,因脑后梳起一个小抓髻,世人又稳称“抓髻公主”,这公主又唱的一嗓子好山歌,左邻右舍年龄相仿的后生们整天围着她打转转,一来二去便到了谈婚论嫁之时,十余户人家托的媒人将公主家门槛踏破,怎奈公主就是玉口难开,全不应允。

原来这公主豆蔻之时,曾和儿时伙伴叫做孙亮的,在一起戏耍,两小无猜,两家大人在眼里,乐在心中,便相约为娃娃亲,谁知胡惟庸案一起,祸从天降,棒打鸳鸯两离分,从此两家各奔西东,音讯杳无。

却说这孙亮打小便十分聪颖,且又自幼习武,后来官至将军,任辽西节度使,这孙亮虽官亨通,却始终未娶,心中每每念及儿时伙伴“抓髻公主”,天长日久,那“抓髻公主”影像每每浮现眼前。也是合该有缘。一日竟通过莽塔驿站传来口信,说“抓髻公主”就在乌苏里江东岸一座山脚下居住,将军听得消息,相与回音,约定中秋与姑娘相见。中秋将近,将军辞去公务,只带几个随从,星夜兼程,直奔乌苏里江畔,一路上风餐露宿,人饥马乏,加上水土不服,随从相继逝去,及至莽吉塔驿馆,只剩将军一人,驿馆侍者听得将军叙述,深为将军之情所动,告知将军绕道而行,还需两个时日才能到乌苏里江畔。

次日,将军策马而行,及至乌苏里江右,已是中秋前夜。

却说这“抓髻公主”借得鸿雁传书,青鸟探看,近中秋之时,每日茶饭不思,留连于江岸,浅吟低唱:“乌苏里江水清又深,小妹常思孙郎情,中秋又近月儿圆,为何去何从不见郎君影。”那歌儿如泣如诉,直唱得江水低回,鱼儿忘归。

再说这“公主”初到乌苏里江之时,每日与鱼皮筏子相嬉,每到中秋之时,捕到的鱼中总能见到一种不知名的鱼儿,重约十多斤,形体硕美,细鳞如锦,且多带伤,十余户人家以为神灵,不敢食用,捕后每每放之,公主更是心软,见着带伤的鱼儿便用草药洗敷,那鱼儿却也通人性,竟泪珠饱含,摇头摆尾,绕公主皮筏游来游去,久久不肯离去仿佛是感谢公主护佑之情,要与公主道别。说来也怪,一般鱼儿放归之后,总往下游戏耍,可这鱼儿却成群结队,一抹儿逆流而行,虽伤痕累累,却全然不顾,公主心想,这许是像我一样,也在思念故乡,思念故乡和想念的情郎而日夜兼程呢,公主那里知道,这鱼儿虽非灵长,却也通性,每年中秋前后,逆江而上,游到上游繁衍,便不在返回,次年幼鱼顺流直下入海长大,又至下游入海生成。这鱼儿也极乖巧孝悌,每每不忘祖,后人有诗为证:“说什么激流浅滩,道什么征途漫漫,纵有那险阻一万二,奈何我寻根朔源。”你瞧,那抨击浪花的倩影,便是这鱼儿心里的歌。以故每年中秋前后,这鱼儿洄游之时,便到公主住处打站停歇,或是感恩,或是听惯了公主的歌声,每每流连。

再说将军孙亮于江之西岸疲惫且又亢奋,疲惫且不用说,亢奋的是将要见到心上人,恍惚之中仿佛听到东岸传来歌声,将军心有灵犀,知那歌者心上公主,恨不能策马渡江东去,怎奈江水浩,绝无船只,策马过江须待冬日,将军心急如焚或许上苍有眼,公主这边也仿佛见到将军与自己仅一水之隔,却有对面不相逢,只得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情歌,如泣如诉、如诉如泣。

话说这通性的鱼儿听得公主的歌声不同往常,又见江右将军牵马孑孑而行,便晓得这大概就是人世间的你牵我挂,却无缘相会了。这鱼儿便记起姑娘往日相救放归之恩,相互传话,要成人之美,霎时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万,月光之下那鱼儿急聚,一字儿排开,形成一座锦鳞闪烁的浮桥,这边将军见状,心领神会,跨上心爱的战马,那马儿轻踏鱼背,体轻如燕,在鱼儿欢呼之中仿若鹊桥,赶往东岸与公主相会。

后来,将军与公主白头偕老,世代繁衍不息,据说,那江东六十四屯,便有他们的后代。

后来,人们把那儿不知名的山系叫做“抓髻山”,便是因了“抓髻公主”的名儿。

后来,人们把那不知名的鱼儿叫做“大马踏鱼”,为的是让人们不忘鱼儿报恩之事,再后来,由于关内口音与东北方言相杂,人们把那“大马踏鱼”叫做“大马哈鱼”。

再再后来,人们每每见到中秋鱼期凡有马儿见到大马哈鱼便轻轻叼起,时而戏耍,却从不见伤害。据说那马儿恋主念情,也知感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