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黑龙江省抚远市政府网站!
热词:
黑瞎子岛 东极 黑龙江 乌苏里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服务中心 - 旅游服务 - 民间传说
鳌花姑娘
发布日期:2015-03-11      浏览次数:

从前,在江边住着一个打鱼的小伙子。他从小就失去了阿玛和额尼。

巴彦玛发说他的阿玛和额尼欠下了债,要他打鱼还债,苦命的打鱼小伙子起五更爬半夜地下江叉鱼,一直整整干了十年,打的鱼儿卖了不少钱。可是打鱼的小伙子,拿出了全部卖鱼的钱还不够还债的,剩下的是两手空空,吃不饱、穿不暖,可债主巴彦玛发家却盖起了十间大房,牛马成群。

打鱼的小伙子非常苦闷,在江上叉鱼闲着的时候,就弹起心爱的空康吉来解闷儿。

琴声嗡嗡作响,动听的的口弦调荡漾在大江两岸,梅花鹿钻出了密林,来到江边耸耳细听;天鹅飞到半空中翩翩起;江里的鳇鱼、蜇罗、鲤鱼、胖头也都从水里探出脑袋,静静地听打鱼小伙子弹奏。

一条鳌花鱼,当听到高兴的时候,在江面上扑腾跳跃;听到悲伤之处两眼流出了眼泪。

有一天,打鱼小伙子弹起了欢乐的口弦调,鳌花鱼高兴得一蹦,跳进了打鱼小伙子的快马子。打鱼小伙子一看是条鳌花鱼,乐了,赶紧往舱里舀了几瓢水,把它养了起来。鳌花鱼一点也不害怕,在舱里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打鱼的小伙子对鳌花鱼说:“你又是来听我弹口弦琴的吧?我看你就别走了,在我这条快马子里住下吧!我天天给你弹!”鳌花鱼好像听懂了似的,点点头、摆摆尾,在舱里快活在游来游去。打鱼小伙子高兴地说:“好,我给你单独弹一个!”说完,便用口弦琴向鳌花鱼倾诉起自己的苦衷来:

“赫哩啦赫哩啦——

人人都说苦瓜苦,我比苦瓜还要苦,

苦瓜再苦有人伴,我孤零独身向向谁诉?

今日和你结友伴,一腔话儿向你说。”

鳌花鱼听了打鱼小伙子的口弦琴声,流下了同情的泪水。打鱼小伙子见鳌花鱼这般情景,更加喜欢它了。从此以后,打鱼小伙子一有空就弹口弦琴给鳌花鱼听,日子一久,打鱼的小伙子和鳌花鱼相依为命,难舍难分了。

有一天,打鱼小伙子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像“依尔嘎”一样美丽的姑娘。她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天天听你弹口弦琴的鳌花鱼。我爱听你弹的口弦琴,更爱你这个人!如果你愿意娶我做媳妇,你就想法把江里千年大鳇鱼的离水宝珠要来。我有了这颗宝珠,就能离开水族到人间来了。”

一梦醒来,姑娘的话还在耳边回想。打鱼的小伙子打开船舱板,鳌花鱼把头探出了水面。打鱼小伙子问:“鳌花鱼,刚才我做的梦是真的吗?”鳌花鱼向他点了点头。

“赫尼哪呀赫呢哪——

鳌花姑娘我和你,口弦琴声结情意,

明日夺取离水珠,渔郎和你成夫妻。”

第二天,打鱼小伙子弹起口弦琴,那奇妙的乐声把鱼中王千年大鳇鱼引出了水府,来到大江边上探头细听。打鱼的小伙子一边弹着口弦琴,一边悄悄地撒下大网,把鲤鱼网住了。鳇鱼央求说:“好心的小伙子呀,你放了我吧!我送给你一千条鱼。”打鱼小伙子摇摇头。鳇鱼又说:“你放了我吧,我给你一袋子“爱新”(金子)!打鱼小伙子还是摇摇头。鳇鱼又恳求说:“只要你放了我,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打鱼小伙子说:“我别的都不要,就只要你嘴里那颗离水宝珠。”

鳇鱼说:“这可是我水府的宝物,怎么能给呢?”打鱼小伙子说:“你要不给,我就要你的命!”鳇鱼一看不好,只好乖乖地把离水宝珠从嘴里吐了出来。打鱼小伙子接过了离水宝珠,放了这条大鳇鱼。当他把离水宝珠放到鳌花鱼的嘴里时,鳌花鱼一跃出了船舱,变成了一个十分美丽的姑娘,和他在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打鱼小伙子和鳌花姑娘在江边自己动手盖起了两间新草房,结了婚,安了家。

白天,小伙子下江打鱼,鳌花姑娘在家织网;晚上,打鱼小伙子弹起口弦琴,鳌花姑娘唱起了渔歌。优美的琴声伴随着动听的渔歌在江的上空久久回荡:

“赫哩啦啦改根哪——

空康吉,是红娘,鳌花姑娘嫁给打鱼郎,

夫弹妇唱紧相随,恩爱夫妻日月长。

圣开列花开不败,年年春天火一样!”

歌声传到了巴彦玛发耳朵里。他顺着歌声找到了打鱼小伙子的家。他一见鳌花姑娘,时口涎三尺,不怀好意地歪着脖子问:“这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是谁呀?”

打鱼小伙子回答:

“是我的媳妇!”

“你这穷小子还娶得起媳妇?”

“这你管不着!”

“哼!笑话,穷小子,我告诉你,你欠我的债还没有还清呢!我限你明天全部还清,你要拿不出来,你这媳妇就归我了!巴彦玛发走了以后,打鱼小伙子气得直掉眼泪,老半天说不出话来。鳌花姑娘安慰他说:“没事,明天让你还清欠债就是了!”

“你上哪去整这么多钱?”

“我有办法!”

鳌花姑娘到江边回来一袋沙面,用那颗宝珠一照,沙面变成了一堆闪闪发光的金子。打鱼的小伙子把这袋金子送到了巴彦玛发家。巴彦玛发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便说:“欠债算你还清了,可是你犯了族规,娶媳妇不告诉我族长,得罚你媳妇给我做一件鱼皮衣,用一百条鱼皮缝的,三天内务必完成,做不出来得上我家来当家奴!”

打鱼小伙子回家一说,鳌花姑娘说:“这有何难?明天去送给他就是了!”这天晚上,鳌花姑娘到江边走了一趟,一件百条鱼皮缝的鱼皮大袍就拿回来了。衣服的鱼像活鱼一样,有的鱼眼还会动弹呢!第二天鳌花姑娘拿着这件百鱼衣送到了巴彦玛发那里。巴彦玛发刚把百鱼衣往身上一披,霎时间地陷房塌、洪水滚滚,百鱼衣上的百条鱼都变成了活鱼,你一口我一口,将坏心眼的巴彦玛发吞吃了。

从此,鳌花姑娘和打鱼小伙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