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黑龙江省抚远市政府网站!
热词:
黑瞎子岛 东极 黑龙江 乌苏里江
您的位置:首页 - 服务中心 - 旅游服务 - 民间传说
两岁牛犊斗怀头
发布日期:2015-01-01      浏览次数:

在松花江的下游,有一个叫夏吉利的小屯,全屯有五十几户人家,家家都养只小船,靠捕鱼过日子。屯里有个姓刘的人家,兄弟二人。哥叫刘德善,弟弟叫刘德良。哥哥生就一脸连毛胡子,说话又结巴,屯里人都叫他刘嗑巴。弟弟德良,幼时出天花做了一脸麻子,也有个外号叫刘二麻子。不知是因为哥俩太丑还是家里生活太穷,可都没娶上媳妇。

兄弟俩养一只大风船,有活给人拉脚,没有活就在江通里打柴,用船驮到草市上去卖掉,换些米面油盐食用。船就是家。吃住都在船上,没有房屋倒也省心。

这一年夏天,刘家弟兄给佳木斯一位老客拉脚,去黑河装木材往回来,途中风愈来愈小,已近傍晚,风船正好行到黑河上游江边上一个小屯子,哥俩抛锚把船停在江边。

次日早晨,满面上白雾茫茫。雾气挺浓,二十步外,对面有人都分辨不出是谁。刘家哥俩昨晚没事早睡,今晚正半睡不睡地躺在船舱内。猛然听到船外“哞”的一声牛叫,声音很沉闷,好象牛头伸在瓮坛里发出的叫声,但听起来却有点瘆人。瘆人的牛叫刘德善惊醒。他急忙披上衣服,连袖也来不及仲爬上舱顶往东一看,距船多说二十步外,江边水中一个黑乎乎的怪物,身子前半部在岸上,张着大口,嘴里含着一个牛犊的脑袋。他急着大叫:“德德德良,快快快出来看,那是什么东西?”刘德良被他喊醒,急忙跳起身来,衣服也没顾上穿,蹿出舱外一看,也吓了一跳,喊道:“啊!那不是大怀头吗?”原来江中一条感丈多长的怀头王,口里吞着牛犊脑袋,拼命往水里拉。巨大的鱼尾,左摇右摆,击打的江水叭叭直响。小黄牛虽然脑袋被吞,但四蹄撑开,向岸上猛劲的后退,看那架式是想把怀头拉上岸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刘家兄弟,本应该迅速下船帮助牛犊斗败大怀头,可是这哥俩可道好,光顾看热闹,也许是因为这牛犊不是自家的,也就不心疼罢了。

这时水中大怀头尾巴左右摆动加快了,水中浪花翻滚,小黄牛有些吃不住劲,身不由已地向前走了两步。这当儿,鱼尾摆动又慢了下来。小黄牛抓住时机,四肢用力猛一使劲向后退去,又把大怀头拖回三尺多远。就这样一来计个多时辰过去了,双方一时相持不下。这时船上兄弟二人猛然醒悟,刘老大抄起一把劈柴用的长柄玻力斧子,老二抄一把牛耳尖刀,跳下船去。走到跟前一看才明白——怪不得斗了半天难分胜负,原来是这样,大怀头在江中猛然异常,野心贪吃,有江中霸王之称,早上可能是它见小牛在江边饮水,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口,这一口嘴张得可能太大了点,牛头倒是吞到嘴里,可是二岁牛犊头上那寸长的一对犄角正好支在怀头上下牙床子上挂住了。大怀头想吞吞不进,吐又吐不出来。看来若不是这双短犄角,早想摆脱鱼口,无奈自己的角,硬是支在大怀头上下牙之间,何况怀头牙齿,短小细密,像排排锯齿,咬得又紧,小牛用尽全力,可头也还是拉不出来。人们都说牛笨,可是这头小牛可不笨。它发觉大怀头除了能摆动尾巴外,并没有什么什么新本事。它感觉自己的头往左用力,用劲正好相反,牛犊心中有数,它稍停片刻,准备做最后一搏。它试探将头往左猛摆,大怀头用力往右挣,正中小牛的圈套。就在这大怀头猛向右用力的瞬间,小牤牛夹紧尾巴,运足一口气,借力使劲儿把头向右狠命地一甩——啊成功了!大怀头被小黄牛甩到江岸上来。刘家哥俩正愁没处下手呢?这回一齐猛扑上去。刘德良操起板斧向鱼头砍去,刘德善操起牛耳尖刀,对准了怀头嘴丫子割了开来。大怀头疼痛难忍,作最后挣扎,将尾巴狠命一摆,将刘德善打了个跟头。这当儿、看热闹的人聚了不少。一位老鱼翁出个主意,取来一条麻袋,套在鱼尾巴上,防止打滑。随即扑上三四个青年壮汉,才算把大怀头制服。众人七手八脚把小牛的头从鱼口中拉了出来。小牛犊满脸鲜血淋漓,倒在了地上只顾喘息,这场战斗才算结束。

这家兄弟剖开鱼腹,又有新奇发现,原来在鱼胃里发现了一只翡翠玉镯。消息很快传到小屯里,来了一群妇女。一个老妇人认出这只玉镯正是自己女儿的陪嫁。另一位妇女也认出是自己儿媳的东西。

事情原委是这样:本屯一个新结婚的媳妇,半个月前因点闲事同丈夫争吵几句,赌气一大早天不亮就到江边洗衣服,正巧被这个觅食的大怀头一口吞掉了。亲家说媳妇被娘家藏了起来。两家对簿公堂、都拿不出证据来证实自己说的对。两家都没少花钱,官司还是没有结果,成了悬案。这回两岁牛犊斗怀头,才将此案暴露,方得水落石出。这些先放下不表,单表刘家弟兄二人,把怀头剁成几十块,每块足有二十余斤。十元钱一大块,人们贪图便宜,不一会大怀头的肉只剩四五块了。还有个劈得破烂不堪的大鱼头,足有百多斤,加上卖出去二十来块,算来这条大怀头有五六百斤重。

哥俩无形中得了这么笔外财,正在高兴,也是活该财运不济,到手的钱又都飞了出去。当人们知道大怀头吃了活人,都犯恶心,买鱼肉的人纷纷把肉给送了出来。闹得个白忙乎,把到手的钱只得给人退了回去。只得把鱼肉选好地方留了几块炒鱼毛,其余连同鱼头全扔到江中。

大怀头本想吃了活人,再吞一头牛创个吞食的纪录,万不曾想反被人给碎尸万段。